女子被拐,千里追踪,作案人竟住在几十米外


    光天化日之下,年轻女子在闹市区被人带走。寻找线索,一张熟悉的面孔,让受害者家人无比震惊。千里追踪,失踪女子能否平安归来?
  2015年的7月1日中午十二点左右,天气非常炎热,热得人一动都不想动,这个时候,浙江省瑞安市的一个小区里,一名男子却火急火燎地来回走动,并时不时地东瞅瞅西看看,非常着急,嘴里还在一个劲地喊着什么。不一会,小区附近的居民就知道了,这个人把自己结婚已经三年的妻子给弄丢了。
  他,名叫殷正宏,平常他和妻子居住在瑞安市一个社区的出租房里,当天中午,他告诉妻子自己去外面的菜市场买点菜。从自己家里到达菜市场也就是十多分钟的路程,来回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而当他买菜回到家中的时候,自己的妻子却不见了踪影。
  因为殷正宏的三个姐姐都居住在同一个社区里面,平常自己的妻子也会到那里玩耍,因此,殷正宏赶紧给他的姐姐打电话。一听说自己的弟媳妇不见了,殷正宏的几个姐姐一下子急了。
  姐妹几个来回找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殷正宏妻子的踪影。一个大活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殷正宏的老家在四川,有先天性的残疾。十几年前,殷正宏的几个姐姐来到浙江瑞安打工,也把他带到了瑞安,几个姐姐经营了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姊妹几个都居住在同一个社区,相互间都有一个照应。
  因为殷正宏有先天的残疾,因此姊妹几个对他都格外照顾。三年前,经人介绍,殷正宏认识并娶了现在的妻子,名叫李巧儿,身世也很不一般。因为先天性智障,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了,是被奶奶养大的。
  在老人的照料下,巧儿慢慢的长大,而奶奶的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于是就想给有智障的巧儿找个可以依靠的人家经人介绍嫁给了殷正宏。
  原来殷正宏的妻子有先天智障,难怪一会儿不见,全家人着急成这样。不过殷正宏说,妻子巧儿虽然智力上有缺陷,但在家里也能简单做一些家务。结婚这几年来,两人之间也逐渐有了很深的感情,平常两人总是形影不离。没想到,这天自己刚刚离开妻子半个多小时,就找不到了,那么,李巧儿,是自己走失?还是有人蓄意把她带走了呢?
  据殷正宏和他的几个姐姐讲,巧儿智力上虽说有缺陷,但平常也不会乱跑。巧儿究竟到了哪里呢?殷氏姐妹们心急如焚,设想了种种可怕的可能。种种猜想让殷氏姐妹们心急如焚。虽然这个弟媳妇和他们一起生活的时间不算长,但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和睦。殷正宏的几个姐姐猜测巧儿可能被人拐走了。可是,谁会带走这个患有智力残疾的巧儿呢,他的意图又是什么呢?
  殷氏姐妹赶紧分头寻找,与此同时,他们也向警方进行了报案。虽然失踪的时间还不够报案要求,但考虑李巧儿的特殊情况,接到报警后,警方立即到现场展开调查。殷正宏的家门口正好有一个监控探头,警方调取了监控资料,发现巧儿是11点30分左右从家里走出去的,而在她出去几分钟前,一个男子曾到过她的家里。
  这名来到巧儿家里的男子是什么人,他会不会和失踪的巧儿有关联呢?警方也让殷氏姐妹看看这个监控资料,没想到姐妹们看到监控里的人时,都很吃惊。这个人正是他们的邻居廖某。
  殷氏姐妹说,这个廖某是贵州人,租住在距离殷正宏家几十米远的地方,平常打点散工,两家人无冤无仇,甚至关系还相处得不错。而且,殷氏姐妹说,在她们焦急寻找巧儿的时候,还曾在门口碰见过这个廖某。 问他看没看到巧儿时,他说巧儿20分钟前还在这里,旁边有个男的,是不是那个男的把巧儿带走了。
  廖某说的是不是实情,在巧儿失踪之前,廖某为什么会来到巧儿家里,是碰巧吗,民警迅速找到了这个廖某。廖某说当时是在路上碰到巧儿的,不知道她跑到哪儿去了。
  可是,在监控画面中警方发现,巧儿失踪之前,廖某曾经进入过巧儿的家里。他说两家平常就有来往,自己是送杨梅酒给殷正宏喝的。
  但是,仔细分析监控录像,警方从中发现了疑点。廖某先出来,随后巧儿也出来,蹦蹦跳跳地走到廖某前面,但两人距离不远。
  现在,无论是殷氏姐妹,还是警方,都怀疑“巧儿”的失踪和这个廖某有联系。但是,这个廖某就是死活不承认,坚持说自己就是去“巧儿”家看看她老公在不在,并想送点杨梅酒给他。如果这个廖某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巧儿”在失踪前,还和谁接触过?而如果这个廖某在撒谎,那么他带走巧儿的意图又是什么,这个“巧儿”现在又在何处呢?
  经过继续对监控录像的分析,警方又有了重大的发现。廖某当时拿了一把蓝色雨伞,在另外一个路口监控视频中却有另外一个男子撑着同样的雨伞,而在距离这个男子不远,就是同样撑着雨伞的巧儿。因此,警方推测,这把雨伞极有可能是廖某交给了另外的这名男子。
  现在,摆在警方眼前的问题就是,如何才能确定这名男子的信息。警方发现,那名男子一直和巧儿一起走,隔着一点距离,在锦州路上一起上了一辆出租车。
  于是,警方迅速确定出租车的车牌号码,并和这个出租车师傅取得了联系。这名出租车司机告诉警方,他的确在中午的时候,拉了一男一女两名客人前往距离瑞安四百公里外的宁波的一个镇子上。那名男子还给他留了一个手机号,说过两天还去宁波。
  当天夜里,这位出租车司机赶回了瑞安,并给警方提供了一条重要的线索。那名男子几天前坐过他的车,还给他留了一个手机号码,说过几天用他的车去宁波。事发当天他接到那名男子电话,约好在锦州路等他。
  出租车司机提供的线索极其重要,他们从出租司机那里得到了这名男子的电话号码,并通过技术手段查询出这名男子的通话记录,结果有了重大的一个发现,就是在巧儿失踪的前几天,这名男子和廖某有过通话记录。这说明,这名男子和廖某认识。于是,警方再一次审讯了廖某。
  在这个证据面前,廖某还是不承认自己和巧儿的失踪有关系,除了继续审讯廖某,警方要尽快找出乘出租车的那名男子和巧儿了。可是,据那名出租车司机讲,他把那两个人送到了宁波的一个镇子上,就返回了,至于这两个人究竟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在宁波当地警方的配合下,通过地毯式排查走访,警方得到一个消息,两人好像坐车去贵州了。警方马上联系贵州警方,在车站和沿途设卡拦截,但是没有成功,两人消失了。
  寻找巧儿的重要线索再一次中断。这让把全部希望都寄于警方的殷氏姐妹很失落,但也不得不慢慢接受。
  事实上,警方的侦查一直没有停止过。在没有跟踪到这名男子和巧儿的身影后,警方通过技术手段,再次获得了这名姓敖的男子的行踪,他在上海出现了,侦查员马上赶赴上海,7月15日晚上,警方在上海虹桥动车站将犯罪嫌疑人敖某抓获。
  敖某落网了,案件一下子出现了转机,不过,在警方抓获敖某时,却并没有发现巧儿的踪影。那么,这个敖某是什么人,他和廖某究竟是什么关系,他又把巧儿弄到什么地方了呢?
  原来廖某是敖某的表叔。据敖某交代,他平常是在贵州打工。2015年6月底,他接到自己表叔廖某打来的一个电话。让他带个女子去贵州,给廖某的侄子做老婆。
  于是,敖某听从了自己表叔廖某的安排,把巧儿带着乘坐出租车到宁波,然后从宁波再坐长途车到达贵州。敖某说这样做是为了增加警方侦破的难度。
  就这样,敖某带着巧儿乘坐长途车,经过二十多个小时,辗转到达了贵州的金沙县木孔乡,将巧儿交给一个姓聂的男子,要了3000块钱就回来了。
  把人交给聂某并拿到钱后,敖某再给自己的叔叔廖某打电话,结果发现已经打不通了。敖某觉得事态有点不太对劲,就赶紧跑到了上海。敖某的落网,让案件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警方也将这个消息反馈给了殷氏姐妹,她们都很高兴。
  敖某的落网,也佐证了廖某拐卖巧儿的违法犯罪行为。虽然敖某交代了巧儿的去处,但这个敖某说,他把巧儿交给那个聂某后就走了,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他是一概不知。而据警方了解,那个聂某家住在贵州的一个偏远的山区,当地的村民比较贫穷和封闭。如果那个聂某把巧儿转移了或者藏起来,那再找起来是相当困难的。此时,距离巧儿失踪已经有半个月了,巧儿现在还好吗,警方能够把她解救出来吗?
  知道了巧儿的最终落脚点后,警方迅速赶到了贵州,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找到了聂某的居住地。
  不过,当警方找到这个聂某的时候,他说不知道巧儿的下落。警方挨个房间搜查,终于在一个小黑屋里发现了巧儿。
  经过十七天的不懈努力,失踪的巧儿终于回来了。警方解救回巧儿的同时,也将收买巧儿的聂某抓获归案。事实上,廖某正是聂某的妹夫。
  据聂某交代,自己有两个儿子,其中大儿子是先天性智力残疾,一直没有找到媳妇,他很是为这件事情烦恼。2015年6月份,他在瑞安打工的妹夫廖某打电话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说自己的邻居有一个女子,和他的大儿子很般配,他可以想办法送到聂某家里。
  讲好价钱没多久,廖某的侄子就将巧儿带到了聂某家,聂某也将三千块钱交给了廖某的侄子。
  2015年8月29日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将第二百四十一条第六款修改为:“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处罚;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这也意味着,作为买方,必须受到刑事处罚,按照刑法的规定,作为受买方将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无论是拐卖妇女儿童,还是收买都要受到法律的严惩!可是,为什么还会有人铤而走险呢,除了这些人法律意识淡泊外,也由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人口比例失调,致使买方市场大量存在。刑法修正案九,加大了对收买方的处罚,也是在源头上遏制这种违法犯罪行为的体现。

 

2016-03-23 14:14:17 来源:比对寻亲在行动

最近更新
热点排行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