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进入旧版 家寻亲人(图片) 家寻亲人(文字) 政策法规 公益中国 社会救助 《寻人大典》 志愿者加盟
比对认亲 亲人寻家(图片) 亲人寻家(文字) 打拐防骗 协发通告 线索提供 《寻遍中国》 救助站加盟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率先开发建设的集失踪人口建档存档、启事发布、查询比对、大数据人脸识别及公众平台、影视新媒体传播等为一体的专业融媒体综合寻人服务平台,旨在助推广大失踪家庭寻亲圆梦。
2008年1月,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寻亲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主平台搭建及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独立省、区及国外35个区域寻人平台;成功创建“重点寻找”紧急寻亲服务专题并启动与之匹配的专业寻亲方案;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正式开播,全网收视;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 “说说心里话”、“寻亲投票”、“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寻亲活动专题;刊发两期《寻人大典》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亲挂历;“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整合寻家资源,制作掌中“万人寻家图”并播发两期;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积极建立长效联合寻亲救援机制;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新媒体等长期联合,献爱寻亲;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头条号、百度百家号、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打造新媒体影视寻亲“圆梦”效应。
多年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立足平台创新,牢记团聚使命,砥砺寻亲圆梦。始终坚持搭平台、送温暖、唱主角、促团圆,长期与广大寻亲、寻家人员一路前行,用实际行动见证了每一个团聚的温暖瞬间,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将在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率先开发建设的集失踪人口建档存档、启事发布、查询比对、大数据人脸识别及公众平台、影视新媒体传播等为一体的专业融媒体综合寻人服务平台,旨在助推广大失踪家庭寻亲圆梦。
2008年1月,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寻亲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主平台搭建及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独立省、区及国外35个区域寻人平台;成功创建“重点寻找”紧急寻亲服务专题并启动与之匹配的专业寻亲方案;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正式开播,全网收视;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 “说说心里话”、“寻亲投票”、“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寻亲活动专题;刊发两期《寻人大典》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亲挂历;“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整合寻家资源,制作掌中“万人寻家图”并播发两期;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积极建立长效联合寻亲救援机制;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新媒体等长期联合,献爱寻亲;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头条号、百度百家号、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打造新媒体影视寻亲“圆梦”效应。
多年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立足平台创新,牢记团聚使命,砥砺寻亲圆梦。始终坚持搭平台、送温暖、唱主角、促团圆,长期与广大寻亲、寻家人员一路前行,用实际行动见证了每一个团聚的温暖瞬间,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将在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全国站 北京站 天津站 上海站 重庆站 广东站 江苏站 山东站 浙江站 河南站 河北站 辽宁站 四川站 湖北站 福建站 新疆站 内蒙古 黑龙江
湖南站 吉林站 安徽站 江西站 云南站 陕西站 山西站 贵州站 甘肃站 海南站 青海站 西藏站 广西站 宁夏站 台湾站 香港站 澳门站 国外站
收起

母亲走失25年后母子在救助站重逢

寻人网|寻人启事网|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 2019-01-25 10:16:03

    “我母亲一不识字,二不认路,她在外面流浪了20多年,肯定吃了不少苦,幸亏你们救助了她,还一直帮她找家,让我们一家人得以团聚,真是太感谢了!”

    1月1日,在湖南省郴州市救助管理站,一名滞留站内5年多、走失了25年的安徽籍老人凌某见到了前来接她回家的三个儿子。团聚的亲人满心欢喜,连连感谢在场的工作人员。

    凌某是怎样得到救助的?五年的时间,救助管理站是如何帮她寻亲的?然而,她终究是因何走失25年的呢?

初步判断 她是在郴州流浪的“安徽婆”

    时间回到2013年9月23日。当天,通过市民报警,民警将一名在郴州市流浪的老年妇女送到了市救助管理站。这名妇女看起来约六七十岁,虽然蓬头垢面,口齿不清,但身体状况还不差。老人接受救助后,工作人员开始跟她交流,想问清她的身份信息,可她说的话当场谁也听不懂,只好把她临时安置在站内,救助登记表上的姓名栏上也只能采取临时编号。

    为了帮助这名老年妇女早日回家,郴州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多次尝试和她交流。工作人员从口音可以肯定老人不是湖南本地人,很有可能是安徽人。顺着这个线索,郴州市救助管理站站长胡扬国专门到街上找了几个搞房屋补漏的安徽人来站里跟她对话,希望能够得到有效的信息。结果,来人虽然可以判断她是安徽人,但也听不清楚她说的话。

    初步判断老人是来自安徽,由于在郴州人们称呼上了年纪的老奶奶为“婆婆”,于是工作人员便叫她“安徽婆”,这个称呼也成了她在救助登记表里的临时名字。

寻亲不易 一波三折还断了线索

    为了尽快帮助“安徽婆”找到回家的线索,胡扬国经常一有空就去找她聊天。在2014年4月,胡扬国在与老人交流时,将安徽省的县逐个反复报出县名让老人辨别。有一次胡扬国在说出“庐江”时老人点了头,胡扬国高兴得不得了,紧接着再用此方法,将庐江县的每一个乡镇反复念。胡扬国就用这种笨方法获得老人有可能是庐江县金牛镇金牛村人,而且有个儿子叫“杨红生”的信息。

    胡扬国通过114查找电话号码,立即电话联系了金牛镇政府、金牛派出所以及金牛村委会,可对方都说没有这样的老人走失,也没有“杨红生”这个人。线索就这样断了。

    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郴州市救助管理站多次帮助“安徽婆”寻亲,但都无果。按照相关规定,市救助管理站只好先将她安置到了托养机构福城老年公寓。

    虽然“安徽婆”人到了托养机构,但为她寻亲的工作一直在继续。胡扬国隔三差五就去和她聊天,希望能再发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2018年,当郴州市救助管理站开始尝试利用人脸识别技术时,工作人员先把“安徽婆”的照片进行了比对,可还是没能有新的线索。

转机出现 庐江县救助管理站协力查找

    五年的时间过去了,为“安徽婆”寻亲的事情一直记在胡扬国心里。

    2018年12月的一天,郴州市救助管理站要添置食堂厨具,在谈业务时,得知经销商老板是个安徽人,胡扬国立刻安排人把“安徽婆”带到办公室来与老板聊一聊。聊了没多久,经销商老板很确定,“安徽婆”就是安徽省庐江县一带的人。

    经销商老板的反馈,坚定了胡扬国的信心。这次,他找到了庐江县救助管理站,请求协助。庐江县救助管理站得知此事后,立即着手开展协查。3天后,庐江县救助管理站回复,结果还是查无此人。

    一次次点燃希望,一次次希望落空。当收到庐江县救助管理站的反馈时,胡扬国又有了新的想法。他请庐江县救助管理站帮忙扩大寻找面,并把“安徽婆”的照片以及她有个儿子叫“杨红生”等情况都传了过去。

    接到郴州市救助管理站发来的寻亲信息后,庐江县救助管理站立即把“安徽婆”的寻亲信息发布到了当地的寻亲信息平台上,并多方打听哪里有叫杨红生的人。

    “过了一周,杨红生在寻亲平台上看到了这个信息,就给我们打电话咨询,我们把相关信息都传给了他。”庐江县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刘泽说。原来是微信群里有一位同志认识郭河镇的杨红生,看到寻亲信息后就问杨红生是否母亲走失,恰巧,老人说的儿子就是这位杨红生。“当杨红生和郴州市救助管理站取得了联系,通过视频通话后,基本确定‘安徽婆’就是自己走失了25年的母亲。”

亲人团聚 “安徽婆”身世之谜被揭开

    得知走失多年的母亲还健在,且在郴州市救助管理站得到了很好的照顾,杨红生心中久久不能平静。他很快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全家人,他的两个弟弟知道后也是喜出望外。一时间,全家人只希望早些与亲人团聚。

    两天后,杨红生三兄弟来到郴州市救助管理站,见到了久违的母亲。胡扬国和兄弟三人沟通后,才得知“安徽婆”曾经有着曲折的经历。

    “安徽婆”原名凌某,1952年出生,娘家是安徽省庐江县金牛镇,后嫁到庐江县郭河镇。年轻时凌某是个勤快能干的裁缝,村里很多妇女都和她学手艺。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76年,她的丈夫在铁矿上工作时不幸遇难,当时她的女儿才1岁多,儿子杨红生才3个月。突然的变故让凌某的精神受到了刺激。为了一双年幼的儿女,后来凌某改嫁给小叔子,并且又生了两个儿子。

    “我小时候,妈妈就开始发病了。她多次离家出走,但一般都是隔几天或十几天就回来了,或被亲朋发现送了回来。直到1993年那一次,她再次走失了,没想到这一走竟然再也没有回来。”二儿子杨红永回忆说。“母亲刚走失的那几年,父亲经常去找她,当时找遍了整个庐江县也没有一点音讯。后来我们参加了工作,也想去找,但人海茫茫,毫无头绪,加上后来连户口都注销了,实在无从找起。”

    在母子们交流中得知,当年凌某走失后很想回家,但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且被人越带越远,至于她到底去过哪些地方,都经历了些什么,她自己都说不清了。

    在郴州市救助管理站办理好手续后,儿子们纷纷表态,接母亲回去后会加倍孝顺。回去的路上,兄弟三人合计着给母亲买个带定位功能的手表,以防再次走失。

    前几天,胡扬国接到“安徽婆”那位在中学当老师的二儿子杨红永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回去后给母亲进行了一次全面体检,身体一切正常。


扫一扫,手机访问本页面

最近更新
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