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率先开发建设的集失踪人口建档存档、启事发布、查询比对、大数据人脸识别及公众平台、影视新媒体传播等为一体的专业融媒体综合寻人服务平台,旨在助推广大失踪家庭寻亲圆梦。
2008年1月,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寻亲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主平台搭建及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
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独立省、区及国外35个区域寻人平台;成功创建“重点寻找”紧急寻亲服务专题并启动与之匹配的专业寻亲方案;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正式开播,全网收视;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 “说说心里话”、“寻亲投票”、“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寻亲活动专题;刊发两期《寻人大典》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亲挂历;“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整合寻家资源,制作掌中“万人寻家图”并播发两期;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积极建立长效联合寻亲救援机制;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新媒体等长期联合,献爱寻亲;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头条号、百度百家号、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打造新媒体影视寻亲“圆梦”效应。
多年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立足平台创新,牢记团聚使命,砥砺寻亲圆梦。始终坚持搭平台、送温暖、唱主角、促团圆,长期与广大寻亲、寻家人员一路前行,用实际行动见证了每一个团聚的温暖瞬间,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将在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当前位置: 首页 打拐防骗 详细内容

她的孤儿院打着慈善名义 30年拐卖5000名孩子

寻人网-寻人启事网-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     2019-07-09 08:20:43


好莱坞女明星琼·克劳福德从田纳西儿童之家领养了双胞胎女孩。


12岁女孩里尔和家人一起住在船屋,日子辛苦但还算快乐。


那年的一个暴雨夜,妈妈难产,去往医院前,爸爸叮嘱里尔照顾好四个弟弟妹妹。


谁也没有料到,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团聚。第二天,警察将五个孩子送往田纳西儿童之家,他们成为等待领养的“孤儿”。


多年后,里尔才知道,警察和儿童之家串通好了。他们带走贫困家庭的孩子,通过儿童之家售卖给需要领养孩子的家庭。


一个本来幸福的七口之家,就这样被拆散,里尔和父母再也没能相见……


这是美国小说《守护者》中的部分情节。这本小说2017年在美国销售量过百万册。它的创作,基于历史上真实的慈善丑闻。


田纳西儿童之家孟菲斯市分部,从成立以来一直受政府庇护。这个看似合法的收养机构,表面上帮助有需要的夫妻领养可怜的孤儿,实际做着拐卖儿童的勾当。


机构头目乔治娅·坦恩和她的团伙,用各种非法手段拐走贫困家庭儿童,通过领养中介赚取利益。据统计,在上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乔治娅·坦恩在30年时间里卖掉了超过5000名儿童。


丑陋的历史不会被人们忘记。随着小说《守护者》在中国内地引进、出版,乔治娅·坦恩和她的贩童事件,也被更多人所知晓。


至暗时刻


连续播出25年的《奥普拉脱口秀》,有个重聚主题系列,一直深受观众喜爱。可1991年的一期重聚主题节目,却让观众多了一些沉重和灰暗情绪。


3组被拐卖孩子的家庭参与了这期节目的录制。其中,一对当时年过50岁的双胞胎兄弟,曾在5岁时被乔治娅·坦恩拐卖。


“我们当时正在午睡,13岁的姐姐出门去奶奶家了。有人进来把我们从床上偷走了。”双胞胎兄弟说。“你记得之后发生什么了吗?你们被带到哪里了?”奥普拉追问道。“我们被带到田纳西儿童之家孟菲斯分部,和乔治娅·坦恩生活了一段时间,直到我们被一个富人家庭领养。”


因为在领养家庭总是挨打、遭受虐待,有一天,双胞胎兄弟从房子里逃出。邻居发现了躲在游泳池的他们,看到他们身上的伤痕,报了警。他们又被送回田纳西儿童之家。


双胞胎兄弟讲述不幸经历


然而,噩梦并没有结束。重回乔治娅·坦恩身边,他们经受了人生的至暗时刻:在儿童之家,被猥亵。


“我记得孩子们躺在地板上,赤裸着、尖叫着,我记得他们对我们大喊‘闭嘴’。”双胞胎兄弟口中的他们,不是年轻男女,全都是成年人。


“他们摸我们、抱我们、亲我们。他们还把我们放在张大床上,命令我们互相拥抱、亲吻,而他们站在床边,俯视着一切。”时间过去近50年,这对双胞胎兄弟在讲述这段揪心的经历时,已经是一脸平和,但节目现场气氛十分凝重。


邪恶而不自知


谁是乔治娅·坦恩,她怎么能毁了那么多人的生活?


在温盖特之前,芭芭拉·比桑茨·雷蒙德曾与受害人进行联系,在2007年撰写了纪实作品《偷婴儿的贼》。在这本书中,乔治娅·坦恩的轮廓更加清晰。


1891年,乔治娅·坦恩出生于密西西比州,父亲是名高等法院法官,但傲慢、专横。虽然家境很好,她对刻薄的父母感到失望。


乔治娅·坦恩最初在密西西比儿童之家找到工作,但她对于弱势群体并没有同情心。她在工作中,发展了一套自己的理论:贫困的年轻妇女是“饲养员”,是“奶牛”,没有适当的教养,不能很好地养育儿女,而富人是“更高级的人”。她把信仰转化为行动。


最开始,乔治娅·坦恩只是把孤儿送去儿童之家,当时领养观念还没有普及。当她意识到有利可图,就将魔爪伸向贫困家庭的孩子。她利用父亲担任法官的社会地位,在不健全的领养规定中钻空子,并从贫困家庭拐走孩子。


1924年,乔治娅·坦恩开始在田纳西儿童之家孟菲斯分部工作,她逐渐把拐卖孩子变成了大生意。当时,她得到孟菲斯市长的庇护,建立了自己的孤儿院。


单身母亲、贫困父母、通过福利服务或产科诊所寻求帮助的人,尤其容易被她盯上。负担不起医疗费用的单身母亲,为了获得免费医疗,孩子被她抱走;产妇在昏昏欲睡时,被诱骗在各种手续签字,移交儿童之家临时看管后,被告知孩子已经死了;还有孩子被人从家中的门廊上拐走,在上学的路上被从路边掳走……


为了避免亲生家庭找到这些孩子,他们的名字、出生日期和出生记录都被做了手脚。绝大多数血缘亲人,再也没有见过这些孩子。


曾在坦恩手下工作过的员工悄悄透露,有一次多达7个儿童被分别运往其他州的领养家庭。乔治娅·坦恩还从高昂的运输费用捞取“油水”。


每当被质疑工作模式,乔治娅·坦恩声称:她把孩子们从底层父母手中夺走,是因为那些父母养不好孩子,把这些孩子送给“高级”的人家去抚养,是一种美德。


芭芭拉·比桑茨·雷蒙德在《偷婴儿的贼》中曾这样写道:“乔治娅·坦恩一再表示,孩子都是一张张白纸。他们如果从小就被收养,在美和文明的熏陶下成长,那么,就能长成你所期望的样子。”


对于不了解实情的普通大众而言,乔治娅·坦恩慈眉善目,致力于解救无助的儿童,曾一度被称为“现代收养之母”。


腐败的力量


在儿童之家,很多孩子因为得不到良好照顾,生病、去世。幸存的孩童中,有一部分在乔治娅·坦恩的网络里,留下了一生的阴影。正如双胞胎兄弟所说,乔治娅·坦恩和其他看护人猥亵了其中一些孩子。


据《每日邮报》报道,1945年,一场痢疾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内,造成田纳西儿童之家孟菲斯分部四五十名儿童死亡。然而,乔治娅·坦恩坚持说,只有2名儿童丧生。据估计,在乔治娅·坦恩的管理范围内,彻底消失的孩子,数目可能高达500人。


在乔治娅·坦恩同一时期和后来,美国也有其他儿童中介案件,但乔治娅·坦恩的行径更加明目张胆。按照现在的视角,很难想象她和她的团伙,是如何随心所欲地运营这个机构的。


《守护者》的作者温盖特通过追踪相关证据、访问部分受害者,更加确信:乔治娅·坦恩之所以能横行30年,是因为有良好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关系。她凭借不错的社会地位,通过贿赂,打通了诸多网络链条上的环节。


政治腐败是贩童网络能够运作的主因。乔治娅·坦恩透过与孟菲斯政治权力中心的关系,建立并维持了一个庞大网络。在这个网络中,法院官员、社工、律师、执法人员、医护人员等,都是她塑造形象的助力者。


田纳西州迫于压力,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该州的每个儿童寄宿公寓都必须拥有许可证。新通过的这项立法有个惹眼的小细节:乔治娅·坦恩的办事处所把持的所有寄宿公寓均享有豁免权。


唏嘘半世纪


在温盖特看来,从结果上看,乔治娅·坦恩的行径,似乎也帮助一些原本可能没机会获得良好成长机会的孩子,找到了不错的领养家庭。


乔治娅的领养家庭名单上,包括政治人物,也有一些好莱坞名流。


在写书调查中,温盖特访问了许多事件幸存者,试图了解他们的经历。有些孩子的确很幸运,遇上好的领养家庭,待在坦恩身边的时间很短。


但是,孩子被条件优越的家庭领养,会比待在穷困的亲生父母身边更好吗?这本身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更不用说,数以千计的孩子被从亲生父母身边抢走,没有走正当程序。而根据调查,亲生父母怀抱空空,因为思念失踪的孩子,身心遭受众创。


乔治娅的领养生意,直到1950年才真正结束。那年9月,田纳西州州长戈登·布朗宁在新闻发布会上,没有直接讲到机构的种种非法行动,而是隔靴搔痒地说起一个数字:乔治娅·坦恩受雇于田纳西儿童之家期间,非法获利将近100万美元。


戏剧化的是,乔治娅·坦恩的罪行被揭露几天后,因为子宫癌在自家的床上死去。她的儿童之家也关闭了。


这给一些想要寻找亲人的受害者带来了希望,但遗憾的是,正义再一次迟到了。


一名调查员被指派过去调查事件,他很快就发现,一批有权势的人想方设法阻挠他的工作。这些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其中有一些人,目的是保护被领养的孩子。当时,立法者和政治权力掮客,利用法律将所有记录都封存起来。


很多人只能依靠自己的记忆和其他途径去寻找亲人。“我们在50岁时,找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和2个姐姐。”在《奥普拉脱口秀》中,双胞胎兄弟的讲述,引来现场观众的一阵欢呼。大家终于从沉重的气氛中稍感欣慰。


双胞胎兄弟与生母团聚


是幸运,也是不幸。其实,这对双胞胎兄弟,从15岁开始就背着第二个领养家庭的养母,偷偷地寻找自己的生母。尽管最终他们找到了年迈的母亲,却已花费了35年时间。


乔治娅·坦恩的相关记录一直到1995年才向受害人开放。距离儿童之家关闭,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这对于骨肉分离的亲生父母和孩子来说,一切都太晚了。


坦恩死的时候,她的儿童之家里还有22 个孩子,其中只有两个回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身边。上千个亲生父母,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他们的孩子后来怎样了。(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手机扫一扫
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