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率先开发建设的集失踪人口建档存档、启事发布、查询比对、大数据人脸识别及公众平台、影视新媒体传播等为一体的专业融媒体综合寻人服务平台,旨在助推广大失踪家庭寻亲圆梦。
2008年1月,失踪人口档案库寻亲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主平台搭建及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
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独立省、区及国外35个区域寻人平台;成功创建“重点寻找”紧急寻亲服务专题并启动与之匹配的专业寻亲方案;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正式开播,全网收视;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 “说说心里话”、“寻亲投票”、“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寻亲活动专题;刊发两期《寻人大典》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亲挂历;“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整合寻家资源,制作掌中“万人寻家图”并播发两期;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积极建立长效联合寻亲救援机制;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新媒体等长期联合,献爱寻亲;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头条号、百度百家号、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打造新媒体影视寻亲“圆梦”效应。
多年来,失踪人口档案库立足平台创新,牢记团聚使命,砥砺寻亲圆梦。始终坚持搭平台、送温暖、唱主角、促团圆,长期与广大寻亲、寻家人员一路前行,用实际行动见证了每一个团聚的温暖瞬间,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将在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当前位置: 首页 公益中国 详细内容

青岛警方救助站媒体多方启动“照亮回家路” 共同助力走失人员回家

半岛都市报     2020-05-11 09:21:20

        5月9日,又一名走失人员被家人接回!近日,通过警方的高科技手段,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查找到了走失人员李成凤的身份信息。当天,从青岛走失整整一年的李成凤,终于见到了自己挂念的父亲。自“照亮回家路”专项行动启动以来,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内34名走失人员中,已有两人被家人接回了家,还有两名走失人员也通过救助服务中心联系上了家人。目前,仍有30名走失人员还未找到家人,半岛新闻将持续关注,并与救助服务中心一起积极寻求多方力量,共同努力帮他们照亮回家的路。

        一年未见,女儿精神状态变好

  9日早上8时,58岁的李光进比约定时间早半个小时到达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办完相关手续后,李光进跟随“小丛工作室”负责人丛淑丽等人一起前往位于崂山北宅的青岛静安心理医院,接自己走失了整整一年的女儿、33岁的李成凤。

 

在医院外等着女儿的父亲紧紧地望着大门期盼着。

 

  车抵达医院门口后,由于疫情防控时期,一行人无法进入医院。李光进下车后,远远地站在那里,并没有走近大门。不一会儿,李成凤被医护人员从医院内带了出来。看到父亲,李成凤笑着慢慢地走上前,“你怎么来的?腿好了吗?”“还疼。”沉默内敛的父亲往前走了两步,与女儿隔着一米的距离站着,有些尴尬地将双手插进裤兜,不知道说些什么。

 

李成凤和父亲

 

  由于李光进戴着口罩,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但记者看到他的眼圈已经发红,眼眶已经湿润。“你老挂念着爸爸,这么久没见不想抱抱爸爸吗?”在一旁人的提醒下,李成凤和李光进父女俩主动拥抱了一下。随后,李成凤一路小跑地往医院内跑,表示要收拾行李赶紧跟父亲回家。

 

李成凤和父亲

 

  在等待的过程中,一路上话不多的李光进主动向记者谈起了他的女儿。自从2019年4月份女儿走失后,父女俩已经整整一年未见。“当时她走的时候还是长头发,现在剪了个假小子头。”李光进笑笑,“不过没想到她精神状态这么好,看来还是在医院治得好,比走失前好多了。”

  李光进听说认亲后女儿仍然可以继续在医院接受治疗后,赶紧前去咨询李成凤的主治医师。在与主治医师交流中,李光进才知道女儿患上的是精神分裂症,而非此前他一直以为的抑郁症。得知回女儿的户籍所在地办理异地医疗就诊后,就可以继续在青岛静安心理医院为女儿治疗,李光进赶紧让医生为其写下了办理流程。“我准备回去后赶紧去沂南给她办好了,让她回来继续治疗,否则她回家后,还是没法好好吃药,再往外跑丢了怎么办。”

        与父母散步时挣脱跑掉走失

  说起女儿,李光进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叹气。在他眼里,那个曾经没有犯病、一切正常的女儿,虽然有些内向,但是听话懂事,非常能干,“包包子、包水饺样样都会,经常抢着帮她妈烧大锅”。在他看来,一切噩梦都是从女儿结婚后发生的。

 

在车上办理离站归家的手续。

 

  李光进说,自己是诸城人,2003年就举家来到青岛打工,从事门窗制作安装,一直在青岛租房居住。家中的二女儿李成凤后来也在青岛一饭店打工,打工期间,她不顾家人反对,与一名小伙子恋爱,并于2011年结婚嫁到了沂南。李光进说,自己对女婿不满意,为此很生气,一直赌着气,除了女儿结婚时他去参加了婚礼,之后再也没去过女儿家。女儿也是仅在结婚第一年回过青岛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回来。就连女儿在2011年生下一个男孩,他也至今没有见过面。

  2017年,李光进再次去沂南的时候,女儿已经犯病,女婿提出了离婚。李光进听说,女儿当时就出去流浪过,最长的时间有10多天,还被当地救助站救助过。2019年1月,李光进去沂南将女儿接回了青岛。在跟父母一起居住的这段时间,李成凤的精神状态也时好时坏。犯病的时候,就胡言乱语,还经常嚷着要回家看孩子。怕女儿跑出去走失,李光进出去安门窗的时候,经常会带着她。

  2019年4月的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后,李光进和老伴一起带着李成凤到家附近的小公园里散步。“当时广场上有人在跳广场舞,她很高兴,也跟着跳。但是广场舞结束了之后,她怎么也不肯回家。我们俩怎么劝也不走,拖也不走,一直待到晚上12点。我俩一撒手,她就跑。”李光进回忆,追着女儿在广场上跑了两圈后,由于体力不支,老两口实在追不上了,就决定先行回家,“当时给她留着门,寻思她自己就回来了,没想到她一夜也没回家。”

        走失期间曾电话联系过父亲

  李光进说,第二天,他和老伴出门在家附近到处找,去了她可能会去的地方,但是一无所获。不过,李光进并没有报警,他们觉得女儿知道回家的路,会自己回来。

  就这样,一直到2019年8月份的一天,李光进突然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在胶州,让他去胶州接自己回家。但是,当时李光进因为干活时腿受伤无法活动,他嘱咐女儿去打个车,告诉对方家庭住址,然后到家后他付给司机车费。然而,他那天并没有等到女儿回家,也没法再联系上女儿。而来自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的登记信息显示,2019年10月9日,李成凤在城阳汽车站被人发现,当时胡言乱语,无法正常交流。被送入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后,自称李成凤、刘晓庆,家住临沂,其余有效信息均无法提供。

  “这期间,她对象起诉离婚,法院联系到我,让她出庭,但是我也找不到她人去哪里了。”李光进说,他为这个女儿操碎了心,老伴也经常想起她就掉眼泪。就在前几天,他突然接到了临沂当地救助站的电话,告诉了他李成凤的消息。随后,李光进赶紧与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取得联系,并约定5月9日来接女儿回家。

  “我老伴今天也非要跟着来,我怕救助中心的车坐不下,给人家添麻烦,就没让她来,让她在家里等着了。”李光进说。

  9日中午,李成凤在医院吃过午饭后,带着行李高兴地跟着父亲上了救助服务中心的车,踏上了回家的路。车上,坐在一起的父女俩没有多少交流。不过,当李光进因久坐不适调整坐姿时,一旁的李成凤主动为父亲捏起了肩膀。

 

李成凤踏上回家的路

 

  “爸爸,你得补补营养了。”

  “怎么补?你回家后好好待着,别乱跑,给我补补吧。”

  “好,我等着给你买鸡蛋”……

       这些走失人员也有了新线索,你看看能帮上他们吗?

  自5月4日启动为34名走失人员寻亲的“照亮回家路”专项行动以来,一周时间内共有两名走失人员被家人接回了家。还有两名走失人员的身份信息,也通过警方的高科技手段被查出并核实,很快也将踏上回家的路。而令人欣慰的是,剩余30名走失人员中,也有一些人经过询问比对,也有了新的线索。

  5月9日,“小丛工作室”负责人丛淑丽和半岛记者一行,再次来到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的合作医疗机构青岛静安心理医院,对在那里治疗的走失人员进行面对面询问,寻找“蛛丝马迹”。

  自称59岁的马王娜在前几次的询问中,都表示家在秦皇岛,丈夫江震华,母亲董凤琴,儿子毛华、严华。当天,她又称家在河南项城玲珑路28号,三年前与子女来到黄岛区居住,还教过高一语文,随后被学校开除。对于居住地址及学校的名字、联系方式等,她均称不记得了,并表示现在也不会写字了。“在以往的询问中,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你没法判断她说的真真假假,只能当成真的都去一一核实,但往往一无所获。”丛淑丽说。

  “我是南阳(音)人,俺爸爸是开飞机的,俺爸爸让我过个三五天去阿尔卑斯山(音)找他……”一名自称贾娇(音)的走失人员,在询问中总是不断重复着这些话。丛淑丽说,2019年11月16日在莱西沽河街道郭家庄村被发现,无法说出其父亲的姓名和家庭住址。

  一名自称44岁叫赵天娇(音)的女性,东北口音,自称家住黑龙江佳木斯市永红区61委2组(音),2000年与一俄罗斯人结婚,后离婚。2008年和姥姥马佩兰(1941年生人)来青,租房居住在城阳后桃林小区。当记者问其能否说几句俄语时,赵天娇竟然真的流利地用俄语说出了一句问候的话。不过,除了姥姥之外,其他人的名字她一概不知,自称姥姥离家出走后,她出门寻找后走失。

  当天的询问中,一个叫自称叫施丛美的女性看上去比较正常,表达比较清晰。她自称是黑龙江双鸭山宝清县人,想去滨州找自己的侄子施德轩,但在青岛等了10多天也没有找到前往滨州的车后开始了拾荒流浪。她现场提供了侄子的手机号码,但是丛淑丽拨打多次均为空号。施丛美表示,自己是1961年生人,但是身份证信息为1959年。自己一直未婚,有一个姐姐叫施千。除了侄子的联系方式外,她再不记得任何联系方式。“我想快点找到我侄子,他在滨州电厂工作。”施丛美说。获得新的线索后,当天下午丛淑丽就到派出所核实了施丛美提供的信息,但令人遗憾的是,并没有查到她所提供的亲属信息。

  此外,一名自称高文杰的走失人员,此次询问中记起自己家在青岛平原路上,附近有大学路小学,妻子叫安娜,家住8号楼3楼。这也让丛淑丽看到了希望,表示进一步核实信息后,将与半岛记者一道前往该区域查找,“如果他精神状况允许,就带上他看看能否记得回家的路。”

  青岛市救助服务中心与半岛携手推进的寻亲工作已开展一周,目前还有30名走失人员亟需回家。半岛新闻将持续关注,并持续通过半岛新闻客户端、半岛都市报官微等发布走失人员的视频和信息等,同时也将积极联合多方力量,帮助他们早日找到亲人。

手机扫一扫
访问本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