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档案库(http://www.zgszrkdak.cn或http://www.zgszrkdak.com)是国内率先开发建设的集失踪人口建档存档、启事发布、查询比对、大数据人脸识别及公众平台、影视新媒体传播等为一体的专业融媒体综合寻人服务平台,旨在助推广大失踪家庭寻亲圆梦。
2008年1月,失踪人口档案库寻亲项目研发团队正式组建,各有关专家学者、技术人员、专职志愿者先后投身于寻亲平台的开发建设。2010年1月10日,主平台搭建及寻人认亲系统研发工作全部完成,失踪人口档案库正式开通上线。
失踪人口档案库平台上线后,相继建成纸质版和电子版相结合的两套科学、规范、精准的寻人、寻家启事档案;开通了覆盖全国独立省、区及国外35个区域寻人平台;成功创建“重点寻找”紧急寻亲服务专题并启动与之匹配的专业寻亲方案;国内首个“寻人影视”基地投产,大型公益寻亲纪录片《中国寻亲》和寻人短视频《寻亲的路》正式开播,全网收视;开设了“比对认亲”、“两微寻亲”、 “说说心里话”、“寻亲投票”、“寻遍中国”、“寻人大典”、“社会救助”等多个寻亲活动专题;刊发两期《寻人大典》和一套《寻遍中国》寻亲挂历;“中国寻人大数据”正式建成并全面投入寻亲;整合寻家资源,制作掌中“万人寻家图”并播发两期;成功研发“人脸识别”比对系统,实现了全网络寻人大数据资源整合并投入比对寻亲;与全国各地2000余个救助管理站和未成年人保护中心积极建立长效联合寻亲救援机制;与各地警方、DNA采血鉴定机构和各级卫视、网络新媒体等长期联合,献爱寻亲;相继牵手阿里巴巴大鱼号、腾讯企鹅号、头条号、百度百家号、搜狐、爱奇艺、芒果TV、新浪视频、乐视等30多家主流视频、新闻发布门户,携手打造新媒体影视寻亲“圆梦”效应。
多年来,失踪人口档案库立足平台创新,牢记团聚使命,砥砺寻亲圆梦。始终坚持搭平台、送温暖、唱主角、促团圆,长期与广大寻亲、寻家人员一路前行,用实际行动见证了每一个团聚的温暖瞬间,更多亲人团聚的惊喜画面将在失踪人口档案库长期上演……

当前位置: 首页 打拐防骗 详细内容

被拐32年后 昨天他回家!“养父送我来西安认亲”

三秦都市报     2020-05-19 08:35:20

        有两个日子,李静芝将会铭记一生:1988年10月17日、2020年5月18日。

        李静芝说,这是从黑发到白头,从故乡到异乡的距离,好漫长、好难熬。5月18日,被拐32年的儿子嘉嘉回家,她特意带来了儿子小时候经常骑的儿童三轮车。

        电报只有四个字:

        急事速归

        5月18日下午3时,西安市公安局多功能厅,所有人都在期待这扇门的开启。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将首次在这里进行一场认亲直播。

        这一刻,李静芝等了32年,为了欢迎儿子回家,她特意穿上了大红色的开衫和红色高跟鞋。

        她记得很清楚,1988年10月17日,丈夫毛振平带着2岁多的儿子在西安西大街一家酒店附近玩,儿子口渴想喝水,毛振平便带着孩子走进酒店,向服务员要了一杯水。

        前后一分多钟的时间,儿子就不见了。丈夫赶紧去找,把附近好几条街走了个遍,始终没见孩子的影子。彼时,正在干外贸生意的李静芝还在外地出差,单位给她发了封电报,只有四个字:急事速归!

        李静芝告诉记者,在得知儿子丢失的那一刻,她一下子晕倒过去,“这可是我的独生子啊。”

        这一年,李静芝29岁,也是从这一刻起,她开始了漫漫的寻亲路。“酒店大厅装的是弹簧门,两岁多的孩子,根本没有力气独自把门推开。”寻亲现场,嘉嘉的大姑专程从宝鸡赶来,“孩子不可能自己走丢,应该是有人把孩子拐走了。”

        案发后,公安机关立即开展侦查,大范围走访调查目击者和周边群众,并专门赴安徽、山东、山西等地对有关线索进行核查,但受限于当年的刑侦条件,相关工作均未取得有效进展。

        李静芝和丈夫骑着自行车,开始在西安附近的郊区、农村走访。“白开水、馒头,一出去就是好几天。”为了寻找儿子,两人先后辞掉了工作,“印发了十几万份寻人启事,邮寄到全国各地的妇联组织,以及教育局、公安局、民政局。”

        喊出的第一个字是“妈”

        音乐响起,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来了。门刚刚打开一条缝,一个戴眼镜、穿着橙色短袖的男子出现了——他几乎是一路小跑过来的,喊出的第一个字是“妈”。

        母子俩瞬间抱在一起,一个喊妈妈,一个叫儿子,两个人都哭成了泪人。连一直都强忍着眼泪的毛振平也落泪了,他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母子俩。

        现场很多人都哭了。没人能想象,这个家庭是如何从1988年走到了2020年。

 

 

        嘉嘉走丢后,他的父母因此而离婚,但这没有影响他们对于儿子的牵挂、思念和寻找。有一年,李静芝得知商洛市有个男孩与嘉嘉极为相像,连夜动身去商洛。到了商洛后,她找到了这个男孩的养父母,对方看过嘉嘉的照片后,认定这是同一个孩子。

        不巧的是,孩子刚刚被送往西安。等李静芝回到西安时,得知孩子又被送去安康,“顺着这条线索,我一路去了安康、汉中、四川,等到了四川见到孩子后,我绝望了,照片再相似,那也不是我的娃。”

        寻子32年来,李静芝也投身打拐志愿活动,将收集到的失踪儿童信息提供给公安机关,仅西安市公安局就根据李静芝提供的线索,先后找回了4名被拐多年的儿童,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孩子是她的嘉嘉。

        毛振平也在寻找孩子。他告诉记者,嘉嘉的奶奶97岁,床头至今还放着孩子的照片、小时候穿的衣服。

        “养父把我送到西安来认亲”

        嘉嘉的后脑勺有块胎记。从北京赶来的大姨,仔细寻找这块胎记,“就是这个孩子,我们太熟悉了。”

        如今,嘉嘉定居成都,自己承包了一个装修队,三年前还结婚了,小日子过得挺不错。几天前,嘉嘉的大姨得知孩子被找到,并成功进行了DNA比对的消息后,特意买了两个金戒指带到西安送给外甥,“都说回家了要戴黄金,两个金戒指,一个给外甥,一个给外甥媳妇。”

        嘉嘉的大姨说,妹妹离婚后,带着年迈的母亲定居天津。这些年来,她的足迹遍布陕西、山东、河北、河南、安徽、浙江等20多个省,“她过得很艰辛,很不容易,每次讲完孩子的故事,都要大病一场。”

        与父母重逢,嘉嘉也准备了礼物。他从一个红丝绒的盒子里,拿出一个银手镯、一枚银戒指,现场给父母戴在手上。嘉嘉说,他的身世,养父母从没有告诉过他,直到认亲前,才说是32年前买来的,“养父把我送到西安来认亲。”

        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局长杨晨告诉记者,32年来,专案组民警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始终坚持“案件不破、专案组不撤”。2009年,全国公安机关打击拐卖儿童妇女犯罪专项行动开始后,公安部将嘉嘉被拐一案列为督办案件,组织陕西等地公安机关全力侦办。

        今年4月底,西安警方得知一条线索,一名四川人多年前曾花6000元收养了一个西安儿童,立即对疑似对象进行筛选摸排,发现四川绵阳男子顾某宁与嘉嘉高度相似。专案组民警前往四川进行核查,在当地公安机关配合下,经DNA对比确认,顾某宁就是32年前被拐的嘉嘉。目前,专案组正进一步深挖相关线索,全力侦办案件。

手机扫一扫
访问本页面